民众期货咨询热线

400-969-6787

财经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新闻 > >
【观察】石油美元OUT?人民币来了 _都城期货

来源:民众期货  2017-11-22 17:51

  “石油人民币”和“天然气人民币”的梦想已见曙光,但真正实现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目前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准备工作已进入最后阶段,有望在年内启动。而 “石油人民币”和“天然气人民币”的概念和说法早已在业内提出。中国和沙特、伊朗、中亚、俄罗斯的双边油气贸易中也不断传出这一提法。

  长期以来,美元都是全球贸易通用的计价和结算货币,是石油贸易唯一计价和结算货币。以人民币作为全球油气计价和结算货币有可能吗?

  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和主要的天然气进口国之一。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中高速增长、人民币币值稳定且日益实现国际化的趋势下,答案是肯定的。

  不是天马行空的臆想

  “中国日益增强的经济实力是推行‘石油人民币’‘天然气人民币’的强大后盾。”中国石化(600028,股吧)经济技术研究院原副总工程师朱和指出。

  2010年,中国的GDP总量已超过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摩根史丹利(002588,股吧)预言,2027年之前中国有可能力压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在强有力的经济支撑下,人民币币值虽然面临比较大的贬值压力,但始终保持在相对稳定的状态。”朱和说。

  1997年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中,亚洲多国货币严重贬值。中国政府做出了人民币不贬值的承诺。虽然造成了158亿美元的损失,但许多国家因此获益匪浅,人民币赢得了国际社会的信任。

  “近十年来,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经济影响力的进一步提升,人民币逐步从区域货币演化成为世界货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院长、国际能源安全研究中心主任黄晓勇说。

  2002年,我国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额度的开放标志着人民币国际化鸣枪开跑。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特别提款权(SDR),标志着人民币终于拿到了一张国际身份证。人民币的国际公信力大大增强。

  事实上,人民币作为支付和结算货币已被许多国家接受。人民币在东南亚的许多国家或地区已经成为硬通货。“借助于‘一带一路’战略实施,人民币国际化有望进入快车道。”黄晓勇说。

  “人民币国际化已取得重要成果,为‘石油人民币’‘天然气人民币’创造了必要的条件。”朱和说。

  中东、俄罗斯等重要的能源供应地区,均建立了人民币清算中心。中国央行已经与卡塔尔、阿联酋央行签署双边本币互换协议,并给予一定的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额度。

  “中东国家可通过出口石油、天然气等产品获取人民币,由此获得的人民币通过投资管道以及主权基金对中国投资又可以返回中国。”朱和说,“在这些国家推动人民币计价、结算大宗商品的金融基建和结算条件已初步具备。”

  “石油人民币”有可能

  石油美元地位目前看来还十分稳固。但美元作为全球范围内广泛使用的储备货币的国际影响力正在下滑。这种现象就如同当年英镑在全球货币市场的地位随着大英帝国国力衰弱而式微。

  “随着美元国际影响力不断下滑,石油美元体系的地位走向衰落是必然的。此消彼长,人民币在未来掌握石油定价话语权并非没有可能。”朱和说,“现阶段中国没有必要直接去挑战石油美元的霸权地位,可以迂回地达到目标。”

  事实上,随着中国原油进口量的不断增长,人民币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石油定价话语权。

  “目前石油领域处于供大于求的格局。中国作为最主要的原油进口国,在全球原油市场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话语权自然日益提升,在全球油价的定价上扮演关键角色已是必然。未来人民币作为石油国际贸易结算的货币之一将是水到渠成。”朱和说。

  中国与部分石油输出国的双边石油贸易中已采用人民币计价、结算。2016年开始,俄罗斯接受人民币支付,成为中国最大的石油合作伙伴。2017年9月,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电视台直播中称:“我们已使用货币篮子出售石油和我们所有的产品,我们已用人民币计价(油价)。”

  “在双边或多边石油贸易中,采用人民币结算,不仅可以减少贸易国的汇兑损失,而且对美国利益的触动也不是那么大,可以比较顺利实现。”朱和说。

  “中国成品油市场化改革不断深入,油价已经与国际接轨。可以说,中国的石油市场是市场化、国际化的,‘石油人民币’的基本条件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具备。”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说。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却在原油定价方面能力有限。推出、发展中国自己的原油期货成为争取石油定价权、让‘石油人民币’成为现实而迈出的重要一步。”郭焦锋说。

  “天然气人民币”机会更大

  长期以来天然气没有成为一个独立的能源品种,天然气贸易也没有形成一个全球性的市场,而是形成了北美、欧洲和亚太三个区域性市场,主要采用美元报价、标价和计价。“在区域市场内,中国有条件成立一个亚太区域性的天然气交易中心。”黄晓勇说。

  随着世界天然气消费量稳定增长,世界天然气贸易日趋活跃,天然气市场更加开放透明,天然气贸易方式和组合策略更加灵活。世界天然气贸易区域市场向全球统一市场转变,地区价差逐渐缩小。LNG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客观上会加大美元计价天然气的难度,将促使天然气价格与石油价格脱钩。

  “通过长协合同更新、价格复议或重新谈判,LNG价格定价公式日趋多元。人民币在其中能找到更大的机会。”郭焦锋说。

  目前全球天然气供应宽松,市场争夺激烈。中国将成为天然气消费领域最重要的国家之一,市场潜力巨大。《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和2030年,力争将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提升到10%和15%左右。根据估算,2017~2025年中国的天然气进口年均增速将达到15%,2025年的进口规模将达2590.7亿立方米。

  广阔的天然气市场和庞大的天然气进口量,无疑有利于中国在天然气交易中争取话语权。“中国天然气发展,对‘天然气人民币’无疑有正面的引领作用。”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副司长李英华指出。

  天然气是比石油更绿色清洁的能源,推进天然气发展是各国的共识,但石油的比重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不会显著下降,所以“天然气人民币”不会对美国的经济、政治以及国际关系带来巨大冲击。

  “全球石油交易中心和计价结算体系已定,要打破既有的格局难度很大,而且形成了对美国利益的直接挑战。直接动摇石油美元的根基,不仅不太现实,在外交上也不太明智。”黄晓勇说,“推进‘天然气人民币’战略,是在不显著挑战美国利益格局的情况下另起炉灶,这样从可行性上看要强得多。”

  关键仍在自身

  “石油美元是特定历史阶段的产物,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地位已经非常稳固。而且依靠美国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美元的世界货币属性,石油美元目前难以撼动。”朱和说。

  “石油人民币”“天然气人民币”的梦想最终能不能实现,能在多远的未来实现,关键还于我们自身条件的成熟。

  一是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如果人民币国际化程度不够,别的国家用人民币进行石油、天然气贸易后获得的人民币不能保值,也花不出去,怎么还会有国家愿意用人民币交易?”朱和直白地道出其中关窍。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历史机遇下,通过开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贸合作,可以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和区域认可度。

  二是我国石油、天然气市场的成熟程度。

  我国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经过多次改革调整,总的来看市场化程度不断提高。中国国际期货(博客,微博)有限公司研究院副院长王红英(博客,微博)指出,当前国内原油价格依然存在管制,基准价格由发改委来制定,而基准价格的形成与国际原油价格相比,仍存在较大的迟滞性。

  国家发改委已经提出“十三五”期间应减少政府对价格形成的干预,成品油价格有望完全实现市场化。

  相比我国成品油市场化改革程度,天然气市场化改革推进缓慢。《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做出了框架性的结构改革安排,对天然气本身价格的束缚加快松绑,使天然气产业链竞争性环节的价格由市场决定。

  郭焦锋指出:“目前我国天然气市场化改革的深度和广度还不够,很快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的条件还不是十分成熟。深化改革是天然气期货市场建立的基础和条件,只有具备了这样的前提,我们才能将‘天然气人民币’推进下去。”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中国石油(601857,股吧)石化。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民众国际期货金融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軒尼詩道28號7樓全層    电话:400-969-6787  民众期货竭诚为您服务
Copyright © 200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