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期货咨询热线

400-969-6787

财经新闻>>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财经新闻 > >
200美元一桶原油时代将至? _都城期货

来源:民众期货  2017-11-20 07:42

  “上周四冒着大雨,我抢在油价上调前给车加满了油。”有车一族上海白领戴小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与戴小姐想法一致的车主不少,许多加油站前都排起了长龙。

  11月16日晚,国内新一轮成品油调价窗口再次开启。受国际油价上涨影响,国内油价也迎来年内最大涨幅。其实,国内车主只是被国际油市台风尾扫到而已。

  近期,中东上空阴云密布,沙特阿拉伯、伊朗紧张对峙,沙特肃贪运动愈演愈烈,使得国际油价跳涨。

  有预测警告,倘若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开战,将影响原油出口,油价可能冲上每桶200甚至300美元高位,引发全球经济衰退。

  中东危局

  近日,沙特阿拉伯成为中东地区不稳定因素,涉及多名王亲国戚的整肃大清洗仍在持续。

  据阿联酋《金融时报》报道,沙特当局正与被捕者们谈判,从他们的财富中支付一定的比例,以换取自由之身。报道称,沙特当局给所有的被捕者提出了两个条件,能同时满足这两个条件,就会被无罪释放。一、放弃自己所有财产中的百分之七十;二、宣誓效忠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除了肃贪,沙特与伊朗的关系也持续紧张。

  11月4日,沙特反飞弹防卫系统又拦截了一枚也门什叶派反政府武装“青年运动”射向首都利雅得的飞弹。沙特认定,“青年运动”发射的飞弹是由伊朗提供,因此发动盟军于11月6日联手封锁也门港口,以防伊朗偷渡飞弹到当地。

  伊朗支持的也门什叶派反政府武装“青年运动”高层警告,若沙特阿拉伯决定入侵也门最大港口荷台达(Hodeidah),则会攻击沙特油轮、产油设备。

  也门战略位置关键,不但与全球最大产油国沙特接壤,还紧扼波斯湾对西方国家供油航线的咽喉地带曼德海峡,这是全球能源交易的枢纽。

  根据美国能源资讯局(EIA)的数据,2013年每日通过曼德海峡的原油运输量多达380万桶,为全球第四大航运制扼点。

  要穿过苏伊士运河(Suez Canal),就必须先穿越曼德海峡,若曼德海峡被迫关闭,波斯湾的油轮将无法经过也门海岸,进入苏伊士运河将石油运往欧洲,从欧洲、北非启程的油轮也不能直接使用苏伊士运河,以最有效率的路线抵达亚洲。

  目前遭“青年运动”掌控的港口都已经关闭,但两个位于沙特控制范围内的港口则依旧开放。

  除了也门,黎巴嫩、巴林等国也卷入了两国对峙。

  11月3日,黎巴嫩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出访沙特。在沙特电视台11月4日播出的一段录制视频中,哈里里却宣读辞职声明,指责伊朗及其“羽翼”黎巴嫩真主党干涉阿拉伯国家内政,同时暗示自己遭遇暗杀威胁。哈里里于11月12日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接受黎巴嫩未来电视台采访,再次指责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干涉阿拉伯国家内政。

  巴林内政部11月11日发表声明说,当地时间10日夜里,巴林首都麦纳麦以南约15公里处发生的输油管道爆炸起火事件是一起恐怖袭击事件。随后,巴林内政部发表声明,将爆炸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并指责伊朗是该事件,以及近期巴林发生的多起恐怖袭击事件背后的指使者和策划者。

  中东国家不停替伊朗安罪名,也许是为了开战铺路。

  沙特王储萨勒曼对伊朗的态度也极为强硬,曾说不可能和伊朗和平对话,萨勒曼大权在握或加速两国正面对决,中东爆发战火的可能性正不断升高。

  Princeton Energy Advisors 执行董事 Steven Kopits 在 CNBC 发文称,如果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开战,将是全球大灾难。伊朗掌控原油运输要道霍尔木兹海峡,波斯湾原油必须经过荷姆兹海峡才能运往国际,倘若沙特和伊朗爆发战火,伊朗可能会关闭霍尔木兹海峡作为报复,将冲击全球 20% 原油供给。他估计,倘若全球原油供给减少20%,油价将飙至每桶200美元。

  社交网络在线外汇交易分析师米哈伊尔则给出一个更加骇人的数字。他告诉俄罗斯RT电视台,能源价格将严重依赖于冲突的严重程度。可以预计冲突第一天,因恐慌造成油价上涨到每桶150至200美元。如果沙特和伊朗攻击对方的石油设施,原油价格可能飙升至每桶300美元。

  高价绊脚石

  从历史经验来看,中东地缘政治局势对油价的影响不可小觑。由于担忧地缘政治风险,国际原价近期一度涨至近两年高位。

  SBI Markets公司CEO Sam Barden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影响石油价格的主要因素不是地缘政治,而是从化石能源转向可再生能源的变化,石油和天然气很快就会与可再生能源相对定价。

  能源市场与政策研究所主任Volkan Ozdemir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油价主要决定于目前的金融市场,而不是实际的供需平衡。来自中东的地缘政治风险是价格投机的重要因素。”

  而除了地缘政治局势,市场关注的焦点还集中在11月底召开的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会议上,会议将讨论延长减产协议。

  据彭博统计,沙特阿拉伯、委内瑞拉、阿尔及利亚、卡塔尔、墨西哥、苏丹和文莱10月都坚守了减产承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与非OPEC国家均完成减产目标是今年以来首次。

  花旗全球大宗商品研究主管Ed Morse表示,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主导的减产协议已经提振原油价格一度触及两年半高位,这一协议必须延长实施一段时间,否则油价将会崩盘。

  Morse表示,投资者已经在假设,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及其产油国盟友将于本月底达成共识,把减产协议延长到明年3月以后。

  Morse将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在2016年达成的历史性和解比作“兄弟情谊(bromance)”,这种关系帮助推动了减产协议的达成。他表示,如果不能迈出决定性步伐继续向前,交易员会备感失望,期货市场将掀起多头平仓的浪潮。他提醒,任何折中做法如仅将协议延长几个月、或者推迟到明年再做决定等都是缺乏“决定性”的行为。

  他强调,对交易员来说延长期限是合乎逻辑的,如若不然就会引发抛售。

  法国巴黎银行商品市场策略主管Harry Tchilinguirian也认为,延长减产的决定被推迟,或者延长的期限令人失望,都可以轻易导致投机性多头平仓以及价格回调。

  不过,能源避险基金Again Capital创办合伙人John Kilduff表示,OPEC延长减产协议早在市场预料之内,油价会受到美国页岩油商可能再次增产的影响。

  眼见油价反弹、朝60美元迈进,页岩油商蠢蠢欲动、美国上周原油库存更意外增加。美国能源信息署(EIA)11月15日称,截至11月10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连续第二周增长,增加了190万桶,汽油库存也意外增长。

  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IEA)11月16日称,预计美国占未来10年原油供应增长的逾80%,周度数据显示产量持续增长。 美国原油产量达到创纪录的每日965万桶,意味着产量较2016年年中低位增长了近15%。

  美国北达科他州巴肯(Bakken)页岩的原油产能近来虽因伤害原住民文化的达科他油管工程延宕而备受考验,但随着油价回升,产能仍在稳定增长中。专家表示,60美元的油价是神奇数字,将决定北达科他州的原油产量多寡,而OPEC、非OPEC成员国的减产若无法延长,则会导致州内产量大减。

  S&P Global Platts报道,北达科他州矿业资源部部长Lynn Helms 11月7日在接受专访时指出,从2017年2月起到2018年,当地的页岩油日产出都会保持在100万至110万桶之间,但预估产能会处于增长模式,每个月增加1万至1.5万桶。

  美国供应增加可能破坏OPEC收紧市场供应的努力。

  Kilduff甚至判断,油价接下来可能会走跌,时间点大概会落在11月底召开的OPEC会议。

  前雷曼交易员Mark Cudmore亦指出,近期油价的跳涨可以看成经典假动作,也许是价格修正前的最后一次扑击。

  投资分歧

  基于对OPEC及俄罗斯在11月30日的维也纳会议上将决定延长减产的预期,对冲基金押注布伦特原油期货上涨的仓位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基金原油多头部位已升至2017年3月高位,空头部位则下降接近7个月以来低位。

  但这种对油价的看好是脆弱的。

  分析人士强调,在涨势末端才跳进来做多的交易人士,很可能会因油价下挫而把多头部位平仓,这会引发抛售潮。

  Lipow Oil Associates总裁Andy Lipow也指出,若卖压继续加剧,那么在更早时就买进原油的投资者,也会跟着平仓。

  更严重的是短期资金的平仓或迫使长期投资人加入出脱原油的行列。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现象出现前,长期资金对油气产业前景的看法已有分歧。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就打算减持油气类股票。这个全世界规模最大的主权基金正好来自一个盛产石油和天然气的国家。

  11月15日,挪威央行官网发布了一份向财政部提交的信函,建议在计算基准股指时剔除占比约为6%的油气板块,旨在让挪威主权财富基金降低对油气股的投资,让国家财富不那么容易受到油价波动的影响:在油价稳定的时候,油气股的投资回报率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基准股指保持同步。然而,当油价的变化持续较长的时期,油气板块的回报率就与股市总回报率表现出显著差异。这类股票的回报率在油价下跌期间明显跑输大市。

  2016年报显示,该基金持有2.3%的荷兰皇家壳牌公司股票,持有1.7%的英国BP股票,持有1.7%的意大利能源巨头Eni的股票,1.6%的法国道达尔公司股票……这些只是其油气持股的一部分。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的重大调仓决定必须经过财政部的同意。而一旦财政部批准,挪威主权财富基金就极有可能着手减持油气股,甚至可能清仓这类股票。

  挪威主权财富基金的动作也可能使得其他国家主权财富基金跟进。

  不过,在油气产业投资层面,却有回暖迹象。

  全球最大私募基金管理商之一的凯雷正筹备成立一个新的、专门投资石油与天然气项目的私募基金,初步预算集资10亿美元。2013年时,凯雷曾经成立能源类别私募基金Carlyle International Energy Partners(CIEP),这是该公司再度成立能源类别私募基金。

  几大石油巨擘最主要的投资仍为油气本业,道达尔最近最大的一笔投资是以 75 亿美元买下快桅油气(Maersk Oil & Gas);壳牌每年花在油气新计划的预算高达250亿美元。

  石油美元动摇

  国际油价仍徘徊在每桶60美元附近,离每桶200美元的极端情况非常遥远。

  SBI Markets公司CEO Sam Barden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国际油价很难达到每桶200美元。出现每桶200美元的唯一情况是美元完全崩溃。”

  石油美元体系虽然在衰败的路上,但还不能断言完全崩溃。

  1974 年,沙特和美国达成协议启用石油美元体系,沙特出口原油几乎全以美元结算。

  专家认为,以 2016 年黄金的表现和市场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反应来看,石油美元系统末日已近。

  Vulpes Investment Management 投资组合暨策略顾问 Grant Williams 2016 年 12 月在伦敦发表演说时指出,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结束金本位制,同时和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 20世纪70 年代催生石油美元,让沙特同意向外国出口石油时只接受美元,同时接受把手中多出的美元拿来购买美国国债。原油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工业原材料,而这项商品又仅接受美元结账,这意味着每个国家都得握有庞大的美元储备,美国国债的受欢迎程度也跟着直线上升。Williams还认为,最近油价的走势,看来很像是原油已逐渐回归到金本位制。

  Sam Barden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我们看到石油美元正逐渐走向灭亡。沙特从社会、政治到经济的各方面正出现颠覆性变化。美国也是。石油美元体系是在20世纪70年代初伴随欧佩克石油禁运而出现的。石油美元一直运行到几年前,其他经济体的崛起意味着美国无法生产石油美元所需的赤字,而沙特已经完全失去了对石油市场的绝对控制权。我们看到由俄罗斯、中国和伊朗合作的多边经济体系的出现。欧洲正在跟随这一趋势。”

  他认为,油价贸易中未来将可能出现多种货币,如建立起卢布、人民币、里亚尔、欧元等价格基准。国际油价将基于实际的交易,而越来越少受到市场假消息、不可交割交易所的投机交易扰动。

  “这才意味着石油美元体系接近尾声。”他说。

  200美元一桶原油时代将至?

  “上周四冒着大雨,我抢在油价上调前给车加满了油。”有车一族上海白领戴小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与戴小姐想法一致的车主不少,许多加油站前都排起了长龙。

  11月16日晚,国内新一轮成品油调价窗口再次开启。受国际油价上涨影响,国内油价也迎来年内最大涨幅。其实,国内车主只是被国际油市台风尾扫到而已。

  近期,中东上空阴云密布,沙特阿拉伯、伊朗紧张对峙,沙特肃贪运动愈演愈烈,使得国际油价跳涨。

  有预测警告,倘若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开战,将影响原油出口,油价可能冲上每桶200甚至300美元高位,引发全球经济衰退。

 




————民众国际期货金融有限公司    

地址:香港軒尼詩道28號7樓全層    电话:400-969-6787  民众期货竭诚为您服务
Copyright © 2002-2017